美国「抗中」报告,看台湾半导体突围战略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7-30
美国「抗中」报告,看台湾半导体突围战略

自 2014 年,中国提出大基金计画,以近人民币 1,400 亿元发展半导体产业后,中国的「红潮」成为台湾半导体产业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今年 1 月,由英特尔前 CEO 欧德宁、高通执行董事长雅各与麻省理工学院、普林斯顿大学、柏克莱大学加州分校等产学人士组成的美国总统科技顾问办公室,出具一份 32 页的报告予美国总统,建议美国半导体产业针对中国,应投入研发尖端技术,并联合欧洲、韩国、日本与台湾,抵制对中国的半导体技术和元件输出,藉此保持领先。

台大国际企业系教授汤明哲对此提出解析。随着川普上任,其可能让中美产业竞合关係,变得更为紧张。这份报告的方向,对位处两强之间的台湾,深具策略参考价值。以下是汤明哲老师所提出的观点。

今年 1 月,美国总统科技顾问办公室(PCAST)向总统提出政策建议。其认为未来美国半导体最大威胁,是来自中国「国家资本主义」。台湾半导体产业佔出口比重超过 2 成,且高通、Nvidia、苹果等美国企业,均牵动着台积电、日月光、硅品等公司的订单,我们有必要了解,未来该如何面对中美可能的大战。

对策一:採跳蛙策略
产官合作拚下个世代技术

首先,是採取「跳蛙策略」。

跳蛙策略是美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崭新的战术,在高科技产业,跳蛙策略也是常用战术:跳过竞争者现在的技术,发展下一世代技术。

PCAST 建议政府与业界,应投入半导体未来的尖端技术研发,并列出许多对企业而言,有商业诱因发展的技术,如人工智慧与机器人,但其也列出很多属基础科学领域,企业不会有诱因突破的技术,建议美国政府联合产官学加强研发。不能只靠市场力量突破。

PCAST 第二个建议是,限制对中国半导体技术和元件的输出。

《华尔街日报》报导,去年,中国两家国营企业先取消对德国半导体设备厂爱思强的大订单,让其陷入财务困境,然后由福建宏芯投资基金出价收购,德国政府原先批准购併,却在美国政府介入下强行停止。

虽美国前总统欧巴马任内,仍批准 13 个中国对美国半导体公司的收购案,但日后,美国会对中国的收购案严密监管。要求中国补贴政策在世贸组织架构下透明化,不然就要强力抵制。

对策二:抵制技术输出
联手台欧日韩,围堵中国

不仅如此,报告中还建议,美国要和欧洲、南韩、日本、台湾共同限制对中国的技术输出。

抵制採购或操控定价在国际上不被允许,但限制技术输出在国际上一直是可行的方式。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中的瓦圣纳协定,便限制最先进的半导体技术与半导体设备输入中国。

台湾的投审会至今仍限制晶圆代工产业如果要到中国设厂,只能让最先进製程的前一个世代登陆。

台突围之道:
与美技术合作,分散风险

尤其,半导体跟过去中国成功颠覆的太阳能与 LED 产业不同,除了设备与人力,技术和硅智财所扮演的角色更为重要,因此限制技术输出将更为关键。

两头大象起舞,台湾最好维持中立,明哲保身。虽台湾不少企业,现已因看不到未来,往中国靠拢。建议台湾政府应也和美国合作,引领企业共同投入先进的半导体技术研究,和双方保持友好,分散风险。